新浦京www81707con

葫芦岛市总工会官方网站 欢迎您的访问! 中华全国总工会
你现在的位置: 新浦京www81707con >> 劳模风采>> 劳模先进 >> 正文内容
向劳模致敬|省大国工匠黄树宏
发表时间:2021年05月23日 来源:葫芦岛市总工会

      黄树宏   男,渤海造船厂集团有限企业船舶钳工高级技师,先后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华技能大奖、辽宁省有突出贡献高技能人才、辽宁省大国工匠、中国机械工业突出贡献技师等多项荣誉称号。他主持完成的无法兰轴类校中装置、绞制小型螺栓孔平面铣刀装置等多项技术创新成功申报国家级专利,在行业内广泛应用,为船舶制造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黄树宏致力于船舶工艺革新,圆满完成近百项重大船舶装备抢修任务,打造我国深海利剑的技能先锋。他是急救师,别人解决不了的难题都来找他;他一股轴劲搞创新,能把按常规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2018年荣获第十四届中华技能大奖,对于他的获奖,工友们一致用四个字评价:实至名归。

      打磨技艺不走寻常路

      黄树宏从小就喜欢摆弄机械。1981年初中毕业后,他进厂成了一名船舶钳工。

      刚进厂什么都不懂,黄树宏就老老实实地做师傅的小跟班,从划线、锉削到钻孔、研磨等,一遍又一遍地苦练基本功。而在技术的学习和提升上,比如装配、维修等方面,他可就没那么“循规蹈矩”了。

      每位老钳工都有自己的独门技艺,当时厂里给每个学徒安排一位师傅传帮带,黄树宏可不局限于只跟自己的师傅学习。不管哪个师傅干活,他都帮着干,盯着看,跟着学。久而久之,竟将多位师傅的技艺全都掌握了,并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本领。

      “他干活怎么不按师傅教的来?这小子可真邪!”因为干活又快又好,又不走寻常路,加之姓“黄”,黄树宏“黄老邪”的绰号就这么不胫而走。

      年轻时候的“黄老邪”与黄药师相比,可远没有桃花岛主般的玉树临风、超然物外、捻叶成兵的潇洒神韵,钳工这个工种,绰号“油耗子”,簇新的工装一个活儿下来就油渍满身,身体活像在油污里洗了个澡,东北话:“埋汰!”

      但小黄老邪却深深爱上了钳工这一行,不嫌脏不怕累,在基座研磨、镗孔等精密施工中大展拳脚,用不懈的努力愣是研磨出了比头发丝还细的平面,不仅令同期入厂的工友们叹为观止,就连自诩大工匠的老师傅们都赞不绝口,心说:“行啊!小子,日后必有大出息!”

      小黄老邪爱琢磨,班组下任务,别人都是抓紧时间按要求干,小黄老邪却偏偏瞅着图纸不紧不慢地研究,工友们好心劝他:“你行了啊!拿眼睛瞅可瞅不出来工时,赶紧地吧!”小黄老邪也不废话,就一句:“我瞅着都比你们快,先放你们二百米!”这话不虚,凭着眼明手巧,小黄老邪每一次都提前完成任务,而且质量杠杠地!迟发先至,巧思琢磨,足令同行侧目。

      上世纪八十年代,市场经济的浪潮正在席卷全国,以计划经济为主导的渤船正在转型期,生产任务不是很饱满,小黄老邪这段岁月的技能提升那可是“噌噌”地,不显山不露水地学会了钳工技能、车工技能,部分电焊、气焊、气割、铆工技能,成为了当时的“全能型”人才。

      不仅“邪”,还“轴”。“黄师傅这个人特别轴,爱钻研,只要是他想学的东西,就一定要研究明白、掌握透。”熟悉他的工友如是说。为了搞清楚一项技术,他曾三天三夜不下船。正是凭着这股轴劲,黄树宏自学“啃”下了图纸设计和电脑制图,现在又在学习电脑编程,继续拓展自己的学习领域。

      不仅“轴”,还“稳”。作为船舶钳工,最怕遇到突发状况后慌了手脚。但徒弟苑葵说,从2002年入厂跟着黄师傅至今,从来没见过他慌过。“他手上有技术,脑子里有活儿,就是大家的定海神针。”

      厂里有什么急难险重任务,总是第一个想到“找黄师傅来”。某型科考船实行国家重要航海勘测任务时,由于轴系运转出现问题,无法正常出航。按常规,需要将船舶返厂,把中间轴拆解下来重新加工,相当于给人做外科手术,要开膛破肚,这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此时距离出航还有不到十天,情况紧急,勘测任务负责人首先想到了黄树宏。黄师傅立即赶往现场勘验,深思熟虑后,设计出特种刀架工装,利用主机驱动中间轴旋转,不需取出轴系就能进行修复加工,仅用时8天完成施工任务,确保了航海勘探任务顺利进行。

      用小技改把复杂的施工变简单

      在渤船集团,黄树宏被称为“工人发明家”。有时在车间一个角落里,他不吭声,像老和尚入定一样呆坐着,大家就知道,这黄老邪准是又在琢磨啥技术改造了。

      问起为什么想进行发明创新,黄师傅嘿嘿一笑:“其实最开始也没什么崇高的理由,就是想着能让自己降低劳动强度,干得轻松点。”

      上世纪90年代初期,黄树宏赶上一次夜间加班。当时是冬天,天气很冷,镗孔加工的刀具在车间,距离施工现场有挺远一段距离,每次退刀上刀来回跑要一个多小时,经常要干到半夜12点之后。“我就想着能不能用小技改把复杂的施工变简单,晚上早点下班。”他开动脑筋对刀具进行改装后,当天晚上8点就可以下班了。改装后的刀具不仅节省了退刀上刀的时间,而且对于施工工艺而言也有了质的飞跃,由此加快了镗孔刀具施工速度,小技改获得了首战成功。

      尝到甜头的黄树宏,从此在发明创新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秉持“省时省力让工人少辛苦”理念,黄树宏进行了近百项发明创新,不仅减少了人力需耗,提高了施工效率,还填补了多个国内船舶加工工具的空白。

      2012年,企业建造超大型系列船舶,要把一套舵系通过运输铁轨从船尾移动到安装位置。一个舵系近60吨,每前进3米,还要移动一次运输铁轨,铁轨500公斤,工人们连拉带拽,费时费力。“下一艘船绝不能这么干了!”黄树宏反复琢磨,计算分析,历时2个月设计制造出一种移动器,原来十多个人辛苦一整天才能干完的活,三四个人4小时就能完成。紧接着,他又对移动器进行了升级,让沉重的铁轨仿佛穿上了“溜冰鞋”,工作强度大大降低。

      黄树宏还设计制作了精确上刀器,在进行俗称“最后一刀”的轴系法兰铣孔精加工时,施工人员可以直接调整出上刀量,实现了我国舰船建造在这一关键工艺技术领域由经验化向数据化的转变。他发明的无极调整进给器,解决了艉轴管和舵系轴孔的加工过程中镗孔需要频繁更换齿轮的问题,填补了国内空白。国外类似功能的工装产品要卖到近50万元,而黄树宏的这项发明,成本不到1万元。

      做一名好钳工,培养出更多的好钳工

      “我的技术再好,也只能为企业贡献几十年。如果能带出好徒弟,就等于我工作的时间延长了,带出一个好团队,就等于给企业留下一笔宝贵财富。”在贡献自身绝技的同时,黄树宏还全身心投入到传帮带中,毫无保留地将经验和技艺传授给更多的年轻人。

      在工作中,黄树宏对徒弟的严格也是出了名的,甚至是不近人情。苑葵回忆起刚进厂时练习研磨基本功的情景。在正常施工中,对平面度的精度要求一般都是0.1毫米、0.2毫米左右,但黄师傅却要求大家的研磨精度要达到0.05毫米甚至0.03毫米。“大家当时觉得师傅的要求也太高太苛刻了,但后来在实际工作中,确实遇到了很多精度必须达到0.03毫米才能解决的问题,这才觉得师傅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真是很有必要。”

      虽然黄树宏学历不高,但他的徒弟中,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他们大都已崭露头角,活跃在造船一线的各个领域。加上通过技能大师工作室、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等项目,黄树宏先后培养出技师和高级技师30人、高级技术工艺人员20人。

      “大国工匠的精神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苑葵说,除了高超的技艺,他从黄师傅身上学到更多的是敬业、专注、固执和乐在其中。

      “我很享受工作带来的快乐。”黄树宏说,“我想一直做下去,做一名好钳工,培养出更多的好钳工。”

      黄树宏,一心许国之志,一身精湛技艺技能,一腔豪迈本色,一众夸赞之声。技艺精湛,品端德高!当之无愧大国工匠!

(供稿:渤海造船厂集团有限企业工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